準備與瑪麗安(Mariam)見面當天,9 點不到,我就焦躁地在旅館坐立不安。雖然離約定時間還有半小時,但總覺得不踏實。在了解和簽署與資助童見面的保護規定後,我便動身前往瑪麗安的學校。工作人員帶著一名女孩到我面前說:「這就是瑪麗安。」,不是緊張、不是開心,而是震驚,一個8 歲孩子,怎會如此嬌小嶙峋?震撼之中,課堂開始了,她便回到自己座位,此時我注意到她特別為今天的見面悉心打扮:頭上戴兩朵雪白牡丹花,穿著通常只在畢業典禮或晚會才出現的白色絲綢襯衫,配上黑色天鵝絨裙,靜靜地坐在第一排最右邊的位置。


課堂結束後我們來到會面廳。我拿出預備的大象絨毛娃娃給瑪麗安,請工作人員為我翻譯:「我記得妳在信裡說過最喜歡的動物是大象,因為大象是世界上最善良溫柔的動物,所以我帶了一隻大象來陪妳。」沒想到瑪麗安媽媽拿出一個小包裹,說他們也準備了送我的小禮物,頓時心頭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開始發酵。   

午飯間,她媽媽告訴我,瑪麗安最喜歡的課程是語言:「如果你想學亞美尼亞文,瑪麗安可以教你,她的亞美尼亞文是班上第一名!」我說:「好,等一下請她用亞美尼亞文寫我的名字,我用中文寫她的。」然而瑪麗安始終沒答話,只在一旁默默點頭。她媽媽解釋道「當她得知你要來看她時,興奮地告訴身邊所有人,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反而害羞起來。」接著,我們來到她參加的舞蹈社團。表演結束後,舞蹈老師一手抱著她,一手握著我的手說:「如果沒有你的資助,瑪麗安和這些孩子就沒有機會這樣開心跳舞。」

「這是最後的活動了,之後你們就要互相道別囉!」展望會工作人員對瑪麗安說,她依舊一語不發地坐著。一回到會面廳,瑪麗安馬上找來紙筆,開始寫起我的名字。原來,她一直都記得。我也嘗試用奇異筆描繪她的中文名字。道別時,工作人員再次問她,有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你什麼時候還會再來?我希望你還會再來。」聽到這句話,對我來說,一切都已經足夠。回程路上,工作人員問我:「你的心願達成了嗎?」「當然!」但我心裡知道,這只是個開始。我衷心希望能繼續陪伴著她長大,直到有一天,她有了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