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我是 Scovia

我是來自 烏干達共和國 的 女生,我的生日是 2016/10/18,今年 5 歲

其他關於我的事情還有...

協助家務:洗碗盤

我最喜歡:玩玩偶

就學狀況:幼稚園

Hello,我是 Scovia
烏干達共和國
烏干達共和國(Republic of Uganda)
面積: 241,038平方公里
人口: 45,741,000人(World Bank, 2020)
語言: 斯瓦希里語、英語
宗教: 基督教、伊斯蘭教、傳統信仰
平均所得 : 800美元(World Bank, 2020)
幣制: 烏干達先令(UGX) US$1 = 3,550 UGX (2021)

  資助計畫區       自立計畫區

烏干達位在東非中心地帶、橫越赤道,北和南蘇丹接壤,西和剛果民主共和國毗連,南界坦尚尼亞和盧安達,東臨肯亞,是一個沒有出海口的內陸國家。烏干達雖位於赤道上,但由於地勢較高,河流縱橫,湖泊星羅棋佈,因而雨量充沛,植物繁茂,四季如春,年平均氣温約為22.3℃,曾被丘吉爾喻為“非洲明珠”。大部分地區年降雨量在1000至1500毫米之間,3至5月、9至11月為雨季,其餘為2個旱季。

烏干達在1962年脫離英國獨立後,成為一個共和國。曾經歷過一個相當動盪與不穩定的政治與社會。第一任總統是布甘達(Buganda)國王-慕德薩(Mutesa),米爾頓・奧伯特(Milton Obote)是第一任首相。1966年,奧伯特發動政變推翻了烏干達的部落王國,而成為總統。

1971年,伊迪·阿敏(Idi Amin)發動政變,推翻奧博特政權。阿敏軍事統治了烏干達8年,並以大肆的殺戮來維持他的統治。阿敏製造了經濟衰退、社會解體、仇視並驅逐烏干達亞裔居民(約6萬個印度人)和大規模侵犯人權的行為。據估計,有超過10萬烏干達人在阿敏的恐怖統治中喪生。1978年,阿敏軍隊入侵坦尚尼亞,在坦尚尼亞的還擊下,阿敏逃往支持他的利比亞。

1980-85年間奧博特重掌政權,終於在一次政變中垮台。1986年叛軍領袖尤為里・莫塞維尼(Yoweri Museveni)執政,為烏干達帶來穩定與改善人權。阿敏血腥政權結束後,在1987年北烏干達又出現另一個殘暴血腥的游擊叛軍-聖主抵抗軍(Lord‘s Resistance Army,又譯聖靈抵抗軍、上帝抵抗軍),由約瑟夫・柯尼(Joseph Kony)領導。在聖主抵抗軍20多年的反政府叛亂中,在北烏干達造成數萬人死亡,以及200萬人無家可歸。該組織被指嚴重侵犯人權,包括涉及致殘、施虐、性侵、綁架平民、使用童兵和屠殺等。

在1980-1990年間,烏干達全國必須面臨另一場對抗愛滋病的戰疫,在1992年愛滋病感染率達高峰時,烏干達的全國愛滋病感染率曾超過20%。在莫塞維尼總統的帶領下,成功地對抗愛滋病,到了2002年烏干達的全國愛滋病感染率已降到6%。如今,烏干達已逐漸轉化成為一個相當穩定與繁榮的國家。

2017年初有超過27萬個南蘇丹難民湧至位於與南蘇丹交界的北烏干達永倍(Yumbe)地區的畢迪・畢迪(Bidibidi),使其成為2017全世界最大的難民營。在2017年9月時被德國的明鏡(Der Spiegel)雜誌評為全世界對難民最友善的國家。

烏國政府提供難民一個相當具保護性的環境,難民享有行動的自由、工作與作生意的權利、取得社會服務,及一個慷慨的政策讓難民可以取得相當大的土地居住及耕作。烏干達也採取一個對難民與寄宿社區皆有利的共融指導政策,就是使用約30%的難民回應之資源於寄宿社區。多年以來這個政策證明了當社區能正向地認同難民時將帶給該地區可持續的發展,且難民的空間不僅可以受到保護生活品質亦可被提升。

奇港達洛(Kigandalo)計畫區

資助:1,500 兒童 計畫期間:2022-2031

奇港達洛(Kigandalo)計劃區位於烏干達東部的馬猶給(Mayuge)地區,距離首都坎帕拉(Kampala)約120公里,是烏干達最貧窮的地區之一。馬猶給地區總面積約為4,678.22平方公里,其中的76.62%(3,584.66平方公里)為水域,陸地僅佔23.38%(1,093.56平方公里)。

奇港達洛縣的氣候溫和、綠意盎然,到處是樹木或草地。居民大都從事漁業、農業(以種植經濟作物-甘蔗為主)、家禽與家畜養殖及製磚…等經濟活動。居民大都是信奉回教的巴索加(Basoga)族,有些社區仍採一夫多妻的習俗,因此生養眾多,平均每個家庭約有八個小孩,有些家庭甚至有15個小孩,一家大小擠在兩個房間的屋子裡。這些一夫多妻的家庭,由於父母沒有能力撫養眾多的子女而疏於照顧及供養他們,使得這些兒童相當脆弱。另外,當地有8% 的兒童是孤兒。當地95%的家庭都處於貧窮的狀態,多半採用傳統的農耕方式,從事自給式農耕。由於人口的過度成長,造成當地的土地不敷使用,也威脅到當地的自然生態。當地的社會問題包括:高比率的文盲、酗酒、吸毒、失業率高、缺乏儲蓄的觀念等,而社區與所面臨的困境為:道路不良、電力供應不足、缺乏農產品的銷售市場等。

在醫療、衛生與營養方面,整個奇港達洛縣內只有五個醫療衛生中心,醫護人員及醫療設施的量與質都不足以服務整個縣內的31,516個人口,特別在針對孕/產婦的服務是相當缺乏的。另外,當地居民普遍缺乏水資源及衛生設施,衛生習慣不佳,也沒有就醫的觀念與習慣,大部分被送到醫療中心就診的病患,大都是病情已經相當嚴重了。因此,當地兒童也常因家長缺乏就醫的觀念而死於一些可預防的疾病。由於居民普遍缺乏預防瘧疾的知識,瘧疾在當地仍為常發生的疾病。在營養方面,由於當地的農地大都被收購種植甘蔗,因此只剩下少數的可耕地種植糧食作物,造成許多家庭缺乏足夠的食物餵養子女。加上媽媽們缺乏養育幼兒的知識,使得當地的兒童大都有營養不良的問題。

在教育方面,當地的老師、教室、課桌椅、廁所及校園內的水資源都嚴重缺乏與不足,學童與老師的比率為70:1,學童與教室的比率為80:1,學童與課桌椅的比率為6:1,學童與廁所的比率為180:1,及820個學童使用一個供水點。由於父母本身大都是文盲,對兒女的教育不重視,使得當地的兒童必須幫忙家計而從事捕魚或到田裡採收甘蔗,成為童工而影響課業,甚至中輟。特別是女童,她們多半面臨在一開始有月經時就被迫輟學,被父母嫁掉以減輕家庭負擔,而步入童婚的命運。根據馬猶給地區教育單位的資料顯示,在當地有12.5%的6-12歲的兒童沒有就學,而就讀小學的兒童只有37%的兒童完成七年的小學教育。

在兒童保護方面,在奇港達洛雖有既有的兒保結構像:孤兒及脆弱兒童協調委員會(Sub-county OVC Coordination Committee, SOVCC)、兒保委員會(Child Protection Committees, CPCs)、教會、學校、警察局及兒童及家庭保護單位(Child and Family Protection Unit, CFPU)等,但是在當地的兒保仍是一大挑戰。當地的地方官員也坦承由於兒虐的案件太多,連警察都無法及時處理。另外,當地居民對通報及轉介機制大都缺乏認知。當地的兒保問題包括:兒虐、性侵、忽視、童工、童婚、性別暴力、青少女懷孕、中輟…等。在當地的12-17歲的少女,每15個就有一個已步入婚姻,每16個就有一個已經生過孩子,因此童婚及青少女懷孕的比率相當高。其他影響兒童福祉的問題則為貧窮、營養不良、瘧疾、父母對兒女疏於照顧及不重視兒女的教育、教育資源、醫療及水資源的不足等。另外,在當地仍有少數宗教人士仍採取古老的宗教習俗,以殺害兒童當祭物的儀式。

健康、營養、水資源暨衛生方案:
1. 支持家戶及社區採取適當的生殖健康及營養的行為:評估村里衛生保健人員的功能,及調查社區使用母嬰健康服務之狀況;培訓保建人員進行確認社區孕/產婦及兩下以下之兒童;裝備地區健康單位之官員,提供宣廣資料與設施,並協助他們培訓保健人員在社區進行孕/產婦保健諮詢(Time and Targeted Counsel)及媽媽營養教室(Positive Deviance Hearth, PD Hearth) ,並跟進營養不良兒童之狀況;協助保健人員至偏鄉進行孕/產婦保健及營養宣導。

2. 強化當地健康醫療系統的協調能力及社會責信架構,以提升國家及地方層級醫療系統在生殖、孕產婦、初生兒、兒童及青少年健康(Reproductive, Maternal, Newborn,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 RMNCAH)及營養之服務品質:使用世界衛生組織的材料及訓練,對當地的RMNCAH服務及績效進行分析;協助醫療中心進行兒童的出生登記;培訓健康管委會及協助建立有效的健康管理資訊系統;培訓醫療單位以提升其營養服務之品質,及針對新冠病毒之預防、確認及轉診之能力;在與營養、RMNCAH及WASH相關的國際日舉行宣廣活動,並透過公民發聲與行動(Citizen Voice and Action, CVA)向政府倡議改進其相關政策與財務預算之使用。

3. 提升社區及健康醫療單位取得基本的水資源及改良的衛生設施,並採取合宜的衛生行為:培訓工作人員及衛生單位有關社區主導全面衛生(Community Led Total Sanitation, CLTS)之工作模式;在社區進行CLTS,並在社區舉辦活動表揚那些取得零露天便溺(Open Defecation Free, ODF)認證的社區;培訓信仰及文化領袖參與衛生宣導的活動。

兒童保護方案:
1. 兒童與大人及彼此間擁有正向、和平及非暴力的關係:在學校、教會及社區培訓和平之路(Peace Road Curriculum)及勇於發現(Dare to Discover)靈性培育課程之種子教師,及在學校、社區及青少年社團執行這兩項課程;成立/強化及輔導學校及社區之兒童兒保結構,如兒童社團及青少年社團,及協助舉辦適齡之活動;在非洲兒童日、國際兒童人權日等舉辦倡議活動;提供身障兒童輔具。

2. 充權父母及照顧者尊重、養育及保護兒童:挑選社區領並培訓他們成為歡慶家庭(Celebrating Families)課程之種子教師,並輔導他們在社區為父母及照顧者舉辦正面教養之課程。

3. 社區(包括學校)展現非暴力之行為,並反對童婚、與青少年有性關係、性別暴力,及以兒童當祭物:培訓當地兒保單位;邀請宗教領袖參與希望之路(Channels of Hope)兒保及性別之工作坊,並輔導他們在信眾中設立希望行動小組(Congregational Hope Action Teams, CHATS),以倡導終止兒童暴力及傷害兒童之不良傳統與習俗;提供受暴兒童個案之救助服務;與地方政府之兒保單位合作,強化兒保案件之通報、轉介及個案管理之系統。

4. 設立有效的法令、政策及系統,以保護兒童免於童婚、性別暴力、以兒童當祭物及其他形式之兒童受暴問題:與地方政府合作舉辦倡導活動,推動落實終止兒童受暴之相關法令;培訓工作人員及當地合作夥伴,以影響相關法令之制定;輔導兒童及當地夥伴監督地方及中央政府落實SDG第16項目標;確認政府之兒保預算缺口,並倡議政府改善與增加經費。

社區參與及資助計畫管理方案:
1. 充權工作人員及夥伴成為改變的觸媒:在社區成立社區小組,並遴選、培訓社區小組長,在社區小組確認脆弱之家庭;培訓社區小組及夥伴參與各技術領域之工作模式及兒童的活動;定期進行方案進度監測、評估與反思,記錄進度及重大改變案例之故事。

2. 社區夥伴及工作人員透過資助兒童計畫來關顧兒童,促使兒童、家庭、社區及資助人擁有可豐富生命之經驗:向社區、家長及照顧者宣導資助兒童業務之內容;對工作人員及志工進行資助兒童業務、電腦系統及多媒體應用之基本訓練,及採購所需之相關設備,如電腦、手機、印刷品等,以完成各項資助兒童相關信件、報告及影片;協助志工進行兒童福祉監測。

3. 充權青少年及成人成為轉化之觸媒:培訓工作人員有關由兒童及青年主導之活動技能;成立兒童發展及參與中心(Child Development and Participation Center, CDPC),並輔導青少年及青年舉行定期之活動,並記錄最佳工作範例;與當地機構合作,參與支持兒童發展及參與中心之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