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我是 Sharifa

我是來自 烏干達共和國 的 女生,我的生日是 2016/12/19,今年 4 歲

其他關於我的事情還有...

協助家務:無-年幼

我最喜歡:無-年幼

就學狀況:未入學

Hello,我是 Sharifa
獅子山國
獅子山國(Sierra Leone)
面積: 71,740平方公里(是台灣面積的2倍)
人口: 781萬人(World Bank, 2019)
語言: 英語、Krio, Mende、Temne、等非洲語
宗教: 伊斯蘭教、基督教、傳統信仰
平均所得 : 540美元(World Bank, 2019)
幣制: Sierra Leonean Leone (SLL) US$1 = 10,246 Leones (2021)

  資助計畫區       自立計畫區
獅子山共和國位於非洲的西部,最早在15世紀由葡萄牙探險家發現環繞今日自由城港口的山脈,由於山脈的形狀像獅子,因此將其命名為獅子山(葡語為Serra Lyoa)。在大西洋奴隸貿易的歷史,獅子山佔有一個重要的地位,當時被擄的西非奴隸大都是從獅子山轉運的。1787年,一群來自英國從事解放黑奴的善心人士在現今的獅子山首都自由城(Freetown)的地點,設置一個收容被遣返與解救的黑奴的屯墾區,這是自由城的由來。1808到1961年間,獅子山一直是英國的殖民地, 1961年才正式獨立,1971年修憲改制為共和國。

獅子山約有16個族群,皆擁有各自的語言及風俗,其中最大的兩個族群為居住在東北地區的譚母奈族(Temne),約占35.5%,與在東南地區的曼德族(Mende),約占33.2%。克里奧人(Krio或Croele)為18世紀定居在自由城的解放黑奴之後裔,大約佔2%。克里奧人所使用的克里奧(Krio)語(以英語為基礎)為獅子山87%人口所通用之語言,而英語才是獅子山的官方語言。獅子山約有77%的人口信奉回教,及約占22%的基督教人口,回教徒與基督徒之間一向彼此和平共存與合作,獅子山為全世界宗教最融合的國家之一。

獅子山的自然景觀多樣化,包括有紅樹林溼地環繞的海岸線,距海平面1,000英呎高、森林覆蓋的內地高原,以及位於東部的山區。每年的5-12月為雨季,11-4月為乾季,屬熱帶氣候,海岸地區年降雨量可多達約195英吋(4,953公釐),是西非地區最潮濕的國家。獅子山具有豐富的鑽石及其他礦產資源,包括鈦礦、鐵礦、鋁土礦、絡鐵礦及黃金。

獅子山的行政單位包含:4個省(東、西北、北及南部省分)、一個區域(首都所在的西部區域)、16個區(District)及186個酋邦(Chiefdom,相當於台灣的鎮)。約有65%的人口居住在鄉下,大約75%的人口以務農為生,主要的經濟作物為稻米、樹薯、咖啡、可可、棕櫚油、腰果等。一個典型家庭的日常飲食包括米飯、樹薯與葉菜類;他們種植的農作物幾乎不足以餵飽他們的家人。根據聯合國的資料,獅子山有43.7%的人口有糧食短缺的問題,將近52.2%的人生活在每日1.90美元的貧窮線以下,大多數的家庭沒有足夠的收入購買基本用品。

1991至2002年,獅子山陷入一場血腥的內戰,叛軍(革命聯合陣線Revolutionary United Front, RUF)所到之處大肆對無辜老百姓進行截肢、性侵婦女及擄掠兒童成為兒童軍。內戰造成約七萬人死亡,260萬人流離失所(約為當時人口的三分之一),以及基礎建設毀損殆盡。在多年之後,獅子山仍面對重建的挑戰。在內戰期間非法的鑽石交易,扮演資金供應的角色,使得內戰延續多年,因此被稱為”血鑽石”。

2014年3月至2015年11月,獅子山爆發了嚴重的伊波拉病毒感染,造成3,955人死亡(包括442名兒童、78名教師), 8,345個兒童成為孤兒;也帶給醫療與衛生重大的負擔,人口規模與衛生技術人員的比例降低到每萬人3.4的低點紀錄。在伊波拉爆發期間,衛生機構住院人數下降了70%,增加了其他傳染病的感染率,而農業與經濟活動的停擺,也加劇了糧食不足和營養不良;一些學校被用作治療中心,因此在後伊波拉時期對於學習機構的重建需求很大。

如今,獅子山政府雖透過許多的改革與努力,希望能擺脫內戰與伊波拉的影響,改善國家的經濟並朝向發展邁進。然而由於政府的腐敗、薄弱的治理與管理其天然資源之不透明等因素,使得這個國家仍面臨許多的挑戰,如極高的青年人失業率、不良的基礎公共設施(特別是道路)、大規模的城鄉貧窮等。加上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造成獅子山的經濟萎縮、財務赤字增加、許多家庭面臨收入減少及糧食短缺等問題。